不被所谓的标签所禁锢 佟丽娅演绎彪萌“女英雄”

2021-11-03 09:38:07

“我一直都希望自己的下一个角色跟之前的有所不同,尽可能多地去体验不同角色的人生,这次的高大霞就是一个全新的尝试。”提到佟丽娅,优雅、温婉、端庄是她的关联词,然而她并不希望自己被所谓的标签所禁锢。

正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电视剧频道黄金强档剧场热播的《霞光》,让观众看到了佟丽娅端庄大气外的另一面。剧中,佟丽娅饰演的女主角高大霞是一个坚毅热血信仰坚定的“老革命”,但在这个人物身上,并没有固化形象中革命英雄的样子,而是充满着喜感、“彪”气、粗线条以及寻常人物的小缺点,是剧中独一无二的大女主式的“小人物”。

是“大女主”也是“小人物”

《霞光》以1945年到1949年解放战争时期的“特殊解放区”大连为背景,讲述了主人公高大霞和留苏青年傅家庄(陈昊 饰)等人,为实现共同的革命目标,坚定不移地投身到残酷的对敌斗争中的故事。

“这是一部反套路、喜剧结构的年代戏。相比类似题材的作品,它着重刻画平凡小人物对党的热爱和忠诚,普通且鲜活,生动地展示了发生在小人物身上的惊险又有趣的故事。”这让佟丽娅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和新鲜感。

“它给我最大的新鲜感就在于里面的人物都非常的接地气。”佟丽娅强调道。剧中的高大霞,全无大女主的传奇与神勇,反而集“彪”“愣”“痴”于一身。作为一名“战功赫赫”的前抗日放火团成员,她总把功绩挂在嘴上,甚至一度爱上了演讲,到处作报告;虽有着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,但在生活中,却又时常显出莽撞冲动的一面。而正是这些细碎真实的“不完美”,拼凑出的高大霞生动而鲜活。“她非常立体,这主要是源于她的群众特性,既有‘老革命’人该有的机警,面对敌人有自己的判断,也会在生活中偶尔迷糊,是一个读书不多但有自己小智慧的人。”

可以说,在佟丽娅的演绎下,高大霞如同生活中随处可见的邻家女孩,带着勃勃生气,笑意盈盈地走进了观众心里。在她为革命事业燃烧奉献自己的火红年代里,有痛击敌人的光辉与荣耀,也有被误解的挫败与苦闷。但无论是何境遇,她都始终保持昂扬的姿态,释放着自己的光和热。

是“女英雄”也是“恨嫁女”

在高大霞的“火红”年代中,爱情也是其不可或缺的生动篇章。作为一个31岁的老革命, “恨嫁”成了其别样的性格侧面,也为剧作的轻喜风格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剧中,一心想要找个“又帅又有资历的老革命”的高大霞,原本十分中意留苏归来的青年才俊傅家庄。为了“脱单”,她甚至直接开启“自荐”模式,在公交车上强势表白。而傅家庄面对高大霞的“一记直球”,只能想尽办法躲避。随着高大霞的组织关系被敌人烧毁破坏,看到她在受尽冤屈和猜忌的情况下还能忍辱负重乐观向上,傅家庄逐渐对其有所改观,陪伴着她度过了人生中最难挨的一段岁月。“其实他们俩是双向的陪伴者,”佟丽娅补充道,“在当时那个比较动荡的年代,能遇到一个和自己信念一致、思想一致,还能时刻与自己相互扶持的人是很不易的。所以他们在遇见对方后就变成了这条未知路上坚定的陪伴者,互为对方的精神支柱。”

在佟丽娅眼中,如果说高大霞代表着“红色”,那么傅家庄代表的就是金色,“因为霞光除了红色还有金色”。正如两人之间的情感状态,“金红相依”,从敌对、互不信任走到了彼此依赖、相互爱慕。

是“知性女”也是“一根筋”

在观众眼中,佟丽娅柔美知性,似乎与大大咧咧、风风火火的高大霞并无相似之处,但在佟丽娅看来,高大霞的直率爽朗与自己不谋而合,“她胆大心细,愿意尝试,不拘小节,遇到困难第一时间寻找解决方法,这些和我本人还挺像的。” 而在导演毛卫宁心中,佟丽娅也是高大霞一角的不二人选,“接到这个剧本,脑海里跳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她。拍完《平凡的世界》后,我们虽没再合作,但经常见面经常接触,我能感觉到她身上那种少数民族的爽朗劲儿,像男孩子的性格,很接近高大霞,所以我就非常希望她能来尝试一下。”

开拍前,毛卫宁就角色和佟丽娅进行了多次讨论。他要求佟丽娅丢掉一切的“偶像包袱”,以外放的、富有张力的行事坐卧,去诠释高大霞的轴、愣、直、虎。“这种塑造有时候是要去突破自己的,我跟她聊的是不能有偶像包袱,高大霞绝对不会像你那么温文尔雅、知书达理、有文化有修养。她是一个东北姑娘,爽朗,一根筋干革命,这些都是需要靠表演来塑造的。之前的田润叶,则是另一种性格。但我觉得佟丽娅做到了,作为一个演员她塑造了两个全然不同的形象。”

为此,佟丽娅从学习大连方言开始,“哈酒(喝酒)”“个样人(讨厌)”“血受(好吃)”“散了吧(算了吧)”……一点点寻找摸索,重塑人物。(杨文杰)